<address id="dddhb"></address>

        
        

        <sub id="dddhb"></sub>
            <address id="dddhb"></address>

                  位置: 首頁 > 職教動態

                  探索應用型大學建設的中國方案

                  發布日期:2020/02/04 點擊量:1425

                  作者:吳洪富《光明日報》( 2020年02月04日 13版)

                  新華社發

                      【思想匯】

                    推動部分本科高校向應用型高校轉變,是當前中國教育發展的重大戰略舉措。這一戰略的實施,需要借鑒國外成功的經驗,更需要基于本土情境和現實問題建構制度框架與策略措施,探索應用型大學建設的中國方案。

                  應用型大學建設的中國情境

                    應用型大學的出現與發展始于近代歐美國家。19世紀中期之前,由于接受大學教育的人群主要是有閑階級,大學的目的更多地集中于理智訓練和道德養成,很少關注職業技能人才的培養。19世紀中后期,為回應產業結構轉型和新興階級的教育需求,城市大學、專科大學、贈地學院等歐美應用型大學才得以出現。20世紀六七十年代,為促進經濟社會的進一步發展,并實現高等教育從精英到大眾的轉型,歐洲國家出現了以專業技術教育為主的新型應用型大學,即“應用技術大學”。

                    中國建設應用型大學,有與歐美國家發展應用型大學相似的原因,即解決人才培養與經濟社會發展需求不匹配的問題。擴招使中國高等教育在短期內實現了跨越式發展,同時也帶來了畢業生就業問題。可與此同時,人力資源市場卻顯示,眾多企業找不到所需的人才。這一矛盾的根源便是大學培養的人才與產業需求不適應,人才培養存在結構性失衡——學術型人才過剩而應用型人才嚴重缺乏。

                    中國建設應用型大學,更有自身獨特的情境:

                    情境之一,中國應用型大學的建設,是在政府強力推動和市場相對乏力的環境中開展的。事實上,歐美應用型大學的發展也多是由政府推動的,如美國聯邦政府積極推進贈地學院的建設,英國政府主導了多科技術學院的發展,德國、芬蘭等國家政府在應用技術大學發展中也發揮了重要作用。在政府積極推動的同時,市場也發揮了調節作用,并助推了歐美應用型大學的發展。與歐美不同,由于行政化的制約,中國絕大多數大學長期以來并沒有積極獲取市場需求的能力甚至意識,市場需求不能及時反映在其發展規劃和行動上。

                    情境之二,中國應用型大學的建設是通過轉型而非新建大學來推進的。歐美應用型大學的建設,大致有新建、合并升格中等專業或職業學校兩條路徑。而中國應用型大學的建設,則是通過“引導部分普通本科高校轉型”來推進的。之所以選擇“轉型普通本科高校”而非新建大學或“升格高職院校”的路徑,原因可能有三:一是中國大學的數量已能滿足公民的高等教育需求,無需再新建大學;二是高職院校條件不成熟且容易引發新一輪大規模的更名升格競賽;三是政府希望通過轉型部分高校進而引發所有本科高校的組織重構,強化應用型人才培養意識和能力。

                  應用型大學建設的中國挑戰

                    基于中國情境開展的應用型大學建設,遭遇了比國外更多的挑戰,體現在認識和觀念、體制與管理、師資與課程等方方面面。在此,僅就其中三個最為突出的問題加以分析。

                    技術標準缺失。依據教育部2017年發布的《關于“十三五”時期高等學校設置工作的意見》,應用型大學被明確地界定為與研究型大學、職業技能型院校并列的一類高校。這是我國高等教育分類體系構建的重大進展,但應用型大學的定位、發展目標及評價標準等是不明確的。以院校設置標準為例,《普通本科學校設置暫行規定》為包括轉型院校在內的普通本科高校提供了基本的建設標準。但這些標準基本上是學術導向的,在其框定下,相關轉型院校仍會沿著學術型院校發展的軌道趨同發展。缺乏基本的技術標準,應用型大學的建設就沒有具體目標,相關院校的轉型發展也就沒有了依據。

                    發展動力不足。依照國家相關規劃,多數新建地方本科院校要轉為應用型大學。這必須靠相關院校的積極行動才能落實,但一些院校的轉型動力并不足,存在被動參與、觀望徘徊的現象。有些院校雖主動參與,卻并非源于辦學轉型的內在訴求,而是為了獲取相關政策紅利。這既與文化傳統、高等教育體系架構有關,又是組織慣性使然。中國有“重學輕術”的文化傳統。這種文化映射到高等教育體系建設上,形成了研究型大學處于金字塔頂端而應用性、職業型院校處于下層的等級結構。這些是外部原因,組織慣性則是相關院校動力不足的內因。相關院校多是在擴招背景下合并升格而成的,其目標是爭取邁入教學研究型甚至研究型大學的行列。經過一二十年的努力,它們已經積聚了一定的學術資源,轉型意味著斷裂式變革,之前的慣性和積累使其在變軌時缺乏主動性。歐美應用型大學建設初期與此完全不同。例如,美國贈地學院必須積極服務本州公民的生產生活,才能贏得州政府支持繼而生存下去;歐洲應用技術大學本就是專業或職業學校升格而來,有應用型的組織基因。

                    內涵建設乏力。在政策驅動下,廣東、河南等20多個省市出臺了相關政策,并成功吸納300余所地方本科高校加入轉型試點隊伍,《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也確立了到2022年實現一大批普通本科高校向應用型轉變的目標。但在這些數字的背后,我們還要看到在內涵上所存在的一定程度的建設乏力現象。筆者曾于2017年10—11月對某省一所示范性轉型試點院校的30位管理人員和教師進行了深度訪談,發現學校的評價制度改革、雙師型隊伍發展、課程建設和教學改革等方面,都存在一定程度的“面子工程”現象,轉型并未進入深水區。究其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符合應用型大學發展的資源和條件匱乏。由于處于學術型大學的底層,相關轉型院校普遍存在經費來源單一、財政投入有限等問題,難以建設和改善應用型人才培養所需的設施和平臺;雖然很多院校努力嘗試服務地方和企業,但限于科技創新和服務能力不足,往往敗給同樣開拓社會服務職能的研究型大學。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資源匱乏限制了其內涵建設和轉型升級。

                  探索應用型大學建設的中國方案

                    當前中國開展的應用型大學建設,有與歐美國家不同的情境,面臨的挑戰也是獨有的。這就要求我們努力創造本土方案,走出一條應用型大學建設的中國道路。而這條道路最突出的特點是強化政府責任,建構應用型大學的政策體系,激發動力并最終實現應用型大學的多樣化自主發展。

                    建構應用型大學的設置標準與評價體系。我國先后制定了《高等職業學校設置標準(暫行)》(2000年)和《普通本科學校設置暫行規定》(2006年),分別為高職院校和普通院校提供了明確的設置和運行標準。隨著應用型大學和職業本科院校的出現,教育部應盡快修訂院校設置辦法,把這些院校考慮在內。可以制定應用型院校設置標準,也可以在《普通本科學校設置暫行規定》的基礎上,建構包容性的普通本科學校設置辦法。當然,院校設置辦法只涉及最基本的標準,還應構建切合應用型大學運行發展的評價指標體系,為其基礎設施、專業建設、師資隊伍、人才培養、應用研究和社會服務等設定評價依據。

                    制定應用型大學重點建設計劃。集中力量辦大事是我國突出的制度優勢,高等教育的跨越式發展也受益于此。為推進應用型大學的建設與發展,國家發展改革委、教育部實施了教育現代化推進工程應用型本科高校建設項目,“十三五”期間中央預算將對100所應用型高校分別投入1億元用于建設。這將起到積極的作用,但仍不夠。為進一步推進應用型大學的發展與繁榮,應設立應用型大學重點發展計劃,在面向研究型大學的“雙一流”建設和高職院校的“雙高”計劃之外,增設專門指向應用型大學的卓越計劃,形成完整的一流高校建設體系。這將會極大提高院校轉型的動力,推進應用型大學快速發展,實現中國高等教育的整體優化。

                    加大對應用型大學的支持力度。資源匱乏限制了轉型院校的內涵建設,破解的辦法唯有政府加大支持力度。可以提高應用型大學生均教育事業費和學費標準,并以專項資金支持應用型大學改善實習實訓設施和其他辦學條件,此外,還可以從高層次人才培養方面給予支持。2020年1月10日印發的《教育部 山東省人民政府關于整省推進提質培優建設職業教育創新發展高地的意見》,就提出了給予應用型大學更多專業學位招生計劃的政策。未來,可進一步考慮在專業學位碩士點甚至專業學位博士點建設方面,給予應用型大學更多支持,激發其發展動力。

                      (作者:吳洪富,系河南大學現代教育研究所副教授,本文系2018年度河南省高等學校青年骨干教師培養計劃〔2018GGJS024〕的成果)

                  日本无码高清中文字幕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雨网